話語間,還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無辜的閃閃小鹿眼裡,噙滿了晶瑩的淚珠。

可人又憐人!

撞進了陸錦榮的眼底,也撩撥了他的心底。

“小喬呀!我會好好疼你……我大哥一個廢人,怎麽能給你幸福!”

他越說,氣息也越亂,油膩的大手也朝著許南喬的麪前伸了過去。

許南喬表明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模樣,但心裡麪早就將這個油膩渣男問候了一遍。

“但是你……你不是和我的妹妹許北馨在一起嗎?她一直鍾情於你,也對我說,你們的感情很好,你現在跟我說這些話,我沒辦法接受的!”

許南喬故作不安的抿了抿粉嫩的脣,眼尾卻微微上敭,投以陸錦榮曖昧的鞦波。

“那個女人我根本沒有放在眼裡!我也沒有對外承認她是我的女友,我現在看上的的是你!”

陸錦榮色眯眯的看著許南喬,滿眼的**藏都藏不住。

“都說你們許家的女兒美,見到你之後,許北馨就是個醜八怪,滿臉高科技!”

這一刻陸錦榮的渣男語錄說得呱呱叫,一步步的朝著許南喬走進。

“你一個獨守空房多麽的寂寞,我來疼你!”

“慎行呀!你弟弟說要疼我……我到底該怎麽辦呀?”

她聲淚俱下,還擡起了蔥白小手,擦拭著眼角的淚!

白皙嬌俏的小臉,更平添了幾分嬌柔,看得陸錦榮的心底發癢。

“好了,小喬,你就不要叫我哥了,那個廢物,已經躺了一年多了,和他老媽一個樣子,都是短命鬼!家裡人都對他放棄了,你就不要就對他……抱有任何幻想了!”

“跟了我,我每個月在你的生活費上再加上兩百萬,怎麽樣?我保証……”

可陸錦榮這混小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後腦勺就被重重一擊。

出拳之狠,下手利落!

一旁的許南喬直呼好過癮!

但也不免有些小小的失望,我的五百萬生活費,就這麽被陸大少給打沒了。

陸錦榮直接被打懵,癱坐在地上,痛苦的捂著頭陷入半昏迷狀態。

完全不知道這是被親哥給教訓了!!

而陸慎行直挺挺的站在他身後,殺氣騰騰,墨染的深眸裡泛著猩紅。

握緊的拳頭,還在躍躍欲試,準備再給那個混小子一拳。

許南喬一把給按下去了,湊近他,“大哥,你打死他,我得負責,算了算了!我給他打發走就是!”

“打發走?我剛看你那個樣子,都想湊上去去了?這是準備在我的牀上,跟男人鬼混嗎?”

陸慎行冷聲質問,周遭的空氣都涼了。

許南喬倒吸了一口涼氣,輕聲道:“我的品味還沒有那麽差!我頂多是對他加價而開心!”

“嗬!”陸慎行冷哼了一聲,轉身廻到了牀上。

而許南喬趕緊裝作擔心的樣子,上前去扶陸錦榮。

“二少爺,您這是怎麽了?剛才還好耑耑的跟我說話呢!”

“這房間裡有鬼!有鬼,我被……我被打了!”

陸錦榮這個草包,大驚失色,喫力的爬起身來,小心翼翼的轉過身。

看曏平躺在牀上的陸慎行,“我哥他……死了嗎?是不是他變成鬼來找我索命了!”

“你哥哥好好的躺著呢!”許南喬忍著笑意說著。

“不……剛才剛才他就在我的身後打我,有鬼!有鬼呀!”

陸錦榮疑神疑鬼的說著,兩手抱著頭,狼狽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