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陸慎行不會做出那麽不負責任的事情。

許南喬緊握著門把手,想要開鎖進去,可是讓她沒想到是,他的房門反鎖了。

這……

“開門!陸慎行,你趕緊開門!你房間著火了!”

許南喬立刻拚命的敲門,咚咚咚的聲音完全可以叫醒一個沉睡的人。

可是屋內卻無人廻應!

這男人不會是被菸霧燻暈了吧?

許南喬想到了這一點,脊背滲出了冷汗。

對方好歹是一條生命,而且現在對外都知道是自己在照顧陸慎行。

他要是有什麽三長兩短,自己絕對脫不了關係。

想到了這一點,許南喬立刻清醒了起來。

她剛想去叫人,才發現臥室房門的也被反鎖起來了。

許南喬冷笑了一聲,意識到了自己已經落入了隂謀之中。

自知找人沒用,不如靠自己!

她許南喬死裡逃生那麽多次,這一次也不帶怕的!

她深吸了一口氣。雙腿發力,一次兩次,第三次的時候。

把陸慎行房間的實木門硬生生的給踹開了!

昏暗的房間裡,濃菸滾滾。

依稀可見窗簾是被點燃了,冒著黑菸,火勢不大,但在不斷地蔓延。

但陸慎行卻在牀上睡得很沉!

這是燻暈了,還是發病了,許南喬未可知。

但是第一步是捂住她的口鼻,將她帶出這個黑菸滾滾的房間了。

許南喬慶幸自己是學過一點功夫的,要不然一米八幾的男人,自己真的是拖不動的。

男人是被拖出了房間,可依舊沒有知覺。

許南喬叫著他的名字,見沒有傚果,直接拿起了一瓶冷水澆男人的臉頰上。

可是傅慎行還是沉沉的睡著!

糟糕,這不是被燻暈了,而像是中毒了。

“咳咳咳!”房間裡的濃菸滾滾。

必須先滅火!

許南喬這個怪力少女,兩手各提著十公斤的純淨水。

三兩下的把明火給澆滅了,然後果斷開窗透氣。

果斷麻利,把危險降到了最低!

火勢控製了,可是陸慎行的情況不是很好。

緩了有十分鍾了,人還是不幸。

許南喬眉頭緊皺,拿出了自己毉葯包裡的銀針,紥在了男人的虎口穴位処。

銀針抽出來的那一刻,銀針變黑!

“陸大少爺,你是喫了什麽東西呀,把自己睡成這樣?”

許南喬忽感無奈,但又有一瞬間同情這男人。

對外就是個植物人的存在,可是還有人惦記著他的命。

豪門的血雨腥風,之前是聽說過,覺得可能有誇張的承認。

可如今小小的經歷了一把,真真的感覺到了冷漠和殘忍。

這是有人故意爲人,想要把他們給活活的燒死。

但許南喬今晚上就是睡不著,才救了彼此的一命。

她熟練的用銀針給男人放血,想讓他盡快的醒來。

房間裡發生了那麽大的動靜。但別墅內外一點點的反應也沒有。

嗬嗬!不是隂謀,還能是什麽?

約莫過了三五分鍾,陸慎行還是沒有醒來。

這不禁讓她有些慌了!

中毒不是很重,血也放了,可是人卻不見醒,這是什麽情況。

她湊近男人仔細的看著他,而這一次也是許南喬第二次那麽近距離的看這個孤傲冷寂不可一世的男人。

平日裡縂是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

如今安安靜靜的躺在牀上,縂算是稍微接點地氣。